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国外科研 > 2020-07-06 09:31:49

新发现的子宫内膜癌生物标志物可及早发现和治疗

新发现的子宫内膜(子宫)癌生物标志物和诊断方法将能够检测可能扩散和复发的肿瘤类型,以便临床医生可以及早开始治疗并阻止癌症侵袭身体的其他部位。新发现的子宫内膜癌生物标志物可及早发现和治疗

每年在澳大利亚有3000名女性被诊断出患有子宫内膜癌

发现新基因变异导致此癌症的侵袭性形式之一

这种生物标记物可以及早发现和治疗,以防止癌症扩散

生物标志物也可用于个性化抗癌治疗

新的生物标志物也可用于开发疗法,以在癌症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之前精确地靶向癌症。

QUT副教授Pamela Pollock和QUT卫生学院生物医学学院的博士生Asmerom Sengal已经开发并优化了一种新技术,该技术可以特异性检测导致侵袭性子宫内膜癌或子宫癌的基因变异。

“该生物标记物基于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2(FGFR2)基因的变异,我们发现该标记物在我们研究中使用的386例患者肿瘤样品中的40%表达,” Pollock教授说。昆士兰理工大学健康与生物医学创新研究所成员。

我们发现FGFR2的这种变异形式与大量女性的较短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有关。在我较早的研究中,我是第一个识别一直使该蛋白质开启的FGFR2突变的人,这项最新的研究基于这一发现,因为我们找到了开启FGFR2的新途径。根据我们的发现,我们相信这种称为FGFR2c的变异既可以用于子宫内膜癌预后的微调,又可以用作预测肿瘤的标志物,以表明肿瘤对FGFR抑制是敏感还是耐药。

QUT副教授Pamela Pollock

Pollock教授说,FGFR2是子宫内膜癌的可行治疗靶标,因为两种FGFR抑制剂现已在美国获准用于治疗其他具有FGFR激活作用的癌症(膀胱癌和胆管癌)。

“我们想试用抗FGFR治疗剂来治疗患有高危子宫癌的妇女,但首先,我们需要进行关键的临床前试验。”

波尔洛克教授说,子宫内膜癌正在上升,每年在澳大利亚诊断出3000名妇女,其中80%与肥胖有关。

子宫内膜癌有两种类型:一种与肥胖症有关(1型),总体上预后较好;另一种与肥胖症无关且占20%且FGFR2不起作用。我们的测试可以检测到一般与肥胖相关的“预后良好”组中的癌症,这些癌症可能会复发,需要针对性的治疗以防止复发和转移。这很重要,因为这个“良好的预后”人群仍然占子宫内膜癌死亡总数的50%。幸运的是,有70%的子宫内膜癌女性在子宫切除术的早期和早期被诊断出,如果没有扩散,放射线将被治愈,并且不会复发。在其他30%的案件中,15%会复发,而15%会出现已经扩散到子宫外的癌症。这种新的生物标志物FGFR2c将引导人们尽早发现肿瘤可能复发和扩散的10-15%的女性,而这些女性以前被认为都具有良好的生存机会。

QUT副教授Pamela Pollock

Pollock教授已获得ANZGOG的$ 50,000永久资助,以在国际临床试验的大量患者中验证本文的发现。

FGFR2c间充质亚型表达与不良预后相关,并进一步完善了子宫内膜癌分子亚型内的危险分层,已发表在《临床癌症研究》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