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健康网携手健康网

研究人员使用脑电图来测量人们执行平凡的注意力任务时的大脑活动

任何尝试过和未能进行冥想的人都知道,我们的思想很少静止不动。但是他们在哪里漫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领导的新研究提出了一种追踪我们内部思维过程的流程,并发出信号表明我们的思想是否集中,固定或徘徊的方法。

研究人员使用脑电图(EEG)来测量人们执行平凡的注意力任务时的大脑活动,从而确定了大脑信号,这些揭示了当大脑不专注于手头的任务或漫无目的游荡时,尤其是在专注于一项任务之后。

具体来说,当超过两打的研究参与者的思想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时,在额叶前额皮质中检测到了增加的阿尔法脑电波,从而为不受约束的自发性思想提供了电生理学特征。阿尔法波是缓慢的大脑节律,其频率范围为每秒9到14个周期。

同时,在顶叶皮层中观察到了称为P3的较弱的脑信号,进一步为人们何时不注意手头的任务提供了神经标记。

研究高级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罗伯特·奈特说:“我们首次获得了神经生理学证据,可以区分内部思维的不同模式,从而使我们能够理解对于人类认知至关重要的各种思想,并可以在健康思维和无序思维之间进行比较。”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

这项发现发表在本周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该研究结果表明,调整我们的外部环境并让我们的内部思想自由和创造性地运动是大脑的必要功能,并且可以促进放松和探索。

此外,大脑处于静止状态时我们的思想流向的脑电图标志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发现某些思维模式,甚至在患者意识到他们的思想在游荡之前。

卡尔加里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朱莉娅·卡姆说:“这可能有助于发现与多种精神病和注意力障碍有关的思维方式,并可能有助于诊断它们。” 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奈特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室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启动了这项研究。

论文的另一位合著者是弗吉尼亚大学哲学助理教授扎卡里·欧文(Zachary Irving),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担任博士后学者时探索了流浪心理的心理学和哲学基础。

欧文说:“如果您一直将精力集中在目标上,您可能会错过重要的信息。因此,具有自由联想的思维过程会随机产生记忆和想象力的经历,可以带您获得新的想法和见解。”流浪意识塑造了这项研究的方法论。

欧文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发展心理学家和哲学学者艾莉森·戈普尼克(Alison Gopnik)合作,他也是该研究的合著者。

戈普尼克说:“婴儿和幼儿的思想似乎在不断地徘徊,因此我们想知道可能发挥什么作用。” “我们的论文表明,思维游荡和怪癖一样,都是认知的积极特征,并且可以解释我们都经历过的事情。”

为了准备这项研究,向39名成年人讲授了四种不同类别的思维之间的区别:与任务相关的,自由移动的,有意约束的和自动约束的。

接下来,他们戴着测量其大脑活动的头戴电极,坐在计算机屏幕上,点击向左或向右箭头键,以与屏幕上随机排列的向左和向右箭头相对应。

当他们完成一个序列时,要求他们以1到7的等级进行评分-任务期间的想法是否与任务有关,自由移动,故意约束或自动约束。

与任务无关并且可以自由移动的想法的一个例子是,如果一个学生发现自己在思考自己是否在作业中获得了良好的成绩,而不是准备参加即将来临的考试,然后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准备晚餐,并且然后,她想知道她是否应该多做运动,最后回想起她的最后一次假期,坎姆说。

然后,将有关思考过程的问题的答案分为四组,并与记录的大脑活动相匹配。

当研究参与者报告自己的想法从一个主题到另一个主题自由移动时,他们显示出大脑额叶皮层的α波活动增加,这种模式与产生创意有关。研究人员还发现,在任务外思考期间,P3脑信号较少的证据。

卡姆说:“通过大脑活动来检测我们的思维模式的能力是朝着调节我们的思想随时间推移发展的潜在策略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一策略对于健康和精神错乱的人同样有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